拼布工具 〈雞年投資術〉外銀看債券 偏好成熟市場、高收益債、短天期

鉅亨網記者宋宜芳 台北

針對 2017 債券布局,渣打認為,通膨風險升溫,投資人應尋找機會調整債券部位,持有到期年限短的標的,以避免利率風險;渣打偏好成熟市場高收益債券,看好亞洲投資級債券優於高收益債券。花旗則認為,收益型客戶可評估資產配置、風險承受能力,將長天期公債調整為短天期公債,選擇評等較好的高收益債與新興市場債。

花旗指出,債券方面,過去近 30 年,長天期政府公債一直是投資人最好的朋友。回顧 1987 年到 2015 年的 10 年公債年度報酬率,其年化報酬率達 6.4%,只有 2009 年出現超過 10% 的跌幅;將時間再回溯至 1928 年,債券的最大空頭就落在 2009 年的負 11.12%,且每次出現超過 5% 的跌幅,隔年績效皆出現反彈。

花旗認為,就算美國 10 年公債利率創下新低且持續於低檔震盪,花旗仍認為公債即將出現的空頭的看法太過極端,建議投資人在適度減碼的同時,也應留意市場下跌時帶來的機會。

花旗指出,有別於政府公債,高收益債指數創下新高,顯示雖然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市場普遍認為債券將下跌,但高收益債仍不受影響。

在高收益債選擇上,觀察 1993 年至 2015 年按信用評等分類的高收益債績效圖,會發現過去投資人普遍認為「高風險等於高報酬」的觀念被顛覆,相對低風險的 BB 級、拼布工具B 級高收益債券,表現明顯優於風險較高的 CCC 級和 Below CCC 級高收益債。

花旗進一步說明,新興市場債約 7% 的收益遠高於美國 10 年公債約 2% 之收益,考量原物料價格往正面方向調整,會對新興市場貨幣形成支撐,將大幅降低新興市場債券的貨幣風險。

綜觀考量後,收益型客戶在評估資產配置及風險承受能力後,或許可以將長天期公債部位調整為短天期債券、評等較好的高收益債與新興市場債。

中國部分,債臺高築依舊是最大挑戰。比較不同國家非金融私人債務占 GDP 比例,不難發現中國債務累積速度驚人。

相對於日本債務占 GDP 比例達 200 時,人均 GDP 已超過 30,000 美元,中國債務占 GDP 比達 200 時,人均 GDP 離 20,000 美元仍有一段差距。

這樣的數字指出中國負債沒有足夠的所得支撐,表示債務可能流入房地產、股票等投機產業,為中國未來償債能力埋下隱憂。

因此,雖然中國股市相對拼布便宜,但上漲力道有限,加上人民幣遭逢貶值壓力,中國市場 2017 年表現恐不如 2016 年,投資人應審慎留意。

5A03128AA6003E2E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